只有做口罩的说没货:电信诈骗换壳 以“疫”之名

当举国上下将目光聚焦在抗击疫情进程上,一些不法分子却“忙起来了”,他们乘虚而入,伺机电信诈骗,在社交媒体上编造“口罩骗局”,还有不法分子利用人们的善心捐助行骗。

“你知道口罩是救命的吗?你知道21万的口罩能救多少人吗?疫情这么紧张,这都是捐给一线医务人员救命用的!”近日,河北省邯郸市大名警方侦破一起以购买医疗物资为名实施的电信诈骗案件,民警在审讯中怒斥犯罪嫌疑人肖某时。

《经济参考报》记者了解到,当举国上下将目光聚焦在抗击疫情进程上,一些不法分子却“忙起来了”,他们乘虚而入,伺机电信诈骗,在社交媒体上编造“口罩骗局”,还有不法分子利用人们的善心捐助行骗。

“口罩骗局”花样频出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口罩倏然“紧俏”。“谁家还有多余的口罩卖我点,要上班了。”记者连日来在微信群里时常看到这样的消息。调研发现,“口罩难求”成了不少不法分子“发财”的契机,“缺啥卖啥”电信诈骗孳生。

“整个朋友圈,干物流的卖口罩,卖衣服的卖口罩,干工程的卖防护眼镜,干金融的卖防护衣,干美容的卖医用酒精,只有做口罩的说自己没货。你品,你细细地品。”做防护用品的山西安保来工贸有限公司负责人畅朝强近日在朋友圈里调侃。

疫情暴发以来,各地警方查获多起销售假冒伪劣口罩案件。2月1日,太原警方配合北京警方破获了一起销售伪劣口罩案件,短时间内,他们向京津冀地区销售了58万余只伪劣口罩,涉案价值高达600余万元。

1月29日,北京市场监管局食品药品稽查总队在核查网络舆情线索时发现朝阳区一家药店涉嫌销售假冒“3M”口罩,迅速将案件线索通报北京警方,并成立了多部门参与的专案组。一天后,专案组将销售假冒口罩的犯罪嫌疑人李某抓获,并从其库房起获印有“3M”品牌商标的口罩2.1万余只,后经3M公司认定,上述口罩均为假冒其公司品牌的产品。

随后,山西太原警方将另外两名涉案嫌疑人抓获,山东高密警方抓获多名涉嫌生产假冒3M品牌口罩的涉案嫌疑人。据犯罪嫌疑人李某交代,受疫情影响,市场口罩紧缺,为牟取暴利,伙同李某章、罗某毅等人,通过网络平台联系到山东高密卖家,以每只2至3.5元的价格购进假冒3M品牌口罩,分销到北京、天津、河北等地,短时间就卖出数十万只。

最近,山西省大同市警方在当地查封了一个生产伪劣口罩的涉案工厂。据初步统计,该案查扣伪劣口罩成品以及半成品共计205余万只,涉案金额高达260余万元,案件涉及全国20多个省份的40多个城市。

与此同时,太原警方近期查获了多起无证经营、高价贩卖口罩案。1月25日,太原市民郝某为牟利,相继从当地某小区住户、微信群、某药房购入KN90、KN95型口罩共计231只,随后在朋友圈发布贩卖口罩信息,向亲友贩卖,郝某将所购口罩全部卖出,盈利1560元。郝某最终被警方批评教育。

广东省廉江市公安局侦破的一起非法经营案中,廉江市福本医疗器械有限公司于疫情期间,在天猫平台将平时售价50元一盒(50个独立包装)的一次性医疗口罩,提高售价至600元一盒,价格是平时的12倍。

调研发现,除了“卖假货”“挣差价”,还有人根本没有货却“空手套白狼”。

2月7日,浙江省宁波市鄞州区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并宣判了一起利用疫情虚假出售口罩诈骗案,被告人应某被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

2月3日,21岁的应某冒用“鄞州二院女护士”的身份,通过微信结识了受害人吴先生,并向其透露自己有获取医用口罩的特殊渠道。疫情当前,吴先生也急需口罩,再加上应某给出的价格比市场价低很多,于是吴先生向应某提出要购买一万个医用口罩,留作自用以及分发给周围的亲友。随后,应某换上另外一个微信号编造“鄞州二院仓库管理员”的身份与吴先生联络沟通,待吴先生支付了6295元口罩款后,便停止了与吴先生的联络。

山东省威海市的个体微商王某,在没有口罩货源、采购渠道和购买能力的情况下,看到口罩货源紧张,医疗机构求购心切,就想“趁机捞一笔”。她在网上谎称“有内部渠道”“已拿到1000万个医用外科口罩现货”,通过微信诱骗湖南、云南等地机构向其购买医用外科口罩,并将400多万元购货款打入其开设的某贸易公司公户。

根本就拿不出什么医用外科口罩,本想着拿这些钱另做生意的王某,又被另外一位微信好友“宴阑”骗了。真实身份为一名餐饮店老板周某的“宴阑”告诉王某,他可以在越南购买750万个普通医用口罩。

王某把300万元打给周某后,周某也拿不出口罩,面对王某的讨要,周某编造了“ATM机无法转账、汇率变动损失、外方扣掉170万口罩款、自己损失20万员工工资”等借口,拒绝退还300万元口罩款。目前,王某、周某均已落网,涉案资金也被山东日照警方冻结。

1月27日,广东警方启动打击涉疫情类电信网络诈骗专项行动。截至2月4日,共侦破涉疫情类电信网络诈骗案334起,抓获嫌疑人114名,捣毁窝点103个,涉案金额总计396万元。

在已侦破的这334起案件中,犯罪嫌疑人以临时起意、“蹭热点、赚快钱”居多,呈现零散分布特点,暂无发现地域性、职业性特征。案件类型大部分为虚假售卖口罩诈骗案,也有小部分冒充慈善机构“献爱心”捐款诈骗等案例。

被骗子盯上的爱心

调研发现,一些不法分子不仅利用群众的急迫心理,甚至还利用群众的“爱心”,冒充救援机构、危重病人家属等进行网络电信诈骗。

银保监会近日发布风险提示,网络平台以“采购防护物资”“献爱心”等为幌子发布虚假信息,诱骗消费者转账,使消费者账户资金受损,是一些银行保险机构近期收到投诉反映的两个重要方面。

河北大名警方近日侦破的一起诈骗案中,受害人苏某希得知医疗部门防护用品紧缺,便筹措资金自行联系渠道,购置口罩捐赠给一线医疗部门。2月1日,他在QQ上以搜索“口罩”关键字的方式寻找卖家,后添加对方微信进行联系。受害人苏某希将21万元转入犯罪嫌疑人银行卡及支付宝账号内,随后嫌疑人失踪。

2月11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对外发布了首批十个妨害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犯罪典型案例,“广东揭阳蔡某涉嫌诈骗案”是典型案例之一。

21岁的犯罪嫌疑人蔡某通过新闻媒体获悉湖北武汉等地发生疫情,遂产生利用疫情骗取群众爱心捐款的意图。他在网上注册了名为“武汉市慈善会”的微信公众号,并使用其下载、修改的武汉市慈善总会会徽对微信公众号进行修饰、伪装。

“武汉市慈善会”公众号开通后,陆续有多名群众通过网络搜索到该公众号并进行关注,部分群众通过该公众号的对话功能咨询捐款事宜。蔡某在微信对话中欺骗咨询群众说公众号的捐款功能还在完善中,暂时无法直接捐款,并误导群众通过扫描其本人提供的微信支付二维码进行捐款。

1月27日的六个小时内,112名群众通过该方式向蔡某个人微信账户累计转入人民币近万元。第二天,广东揭阳警方即对此立案侦查,避免了更大损失。仅一天,诈骗钱款已被蔡某用于购买笔记本电脑等消费。

“‘打’是一方面,关键还是要‘防’。反诈宣传不宜大水漫灌,应转为精准滴灌,做到精准宣传。广大群众也要提高警惕意识,不要轻易打款转账。”有专家表示。

最新资讯